夏之荻

ಠ⌣ಠ
想到就寫一點

[真遙] 一毫米之外的真心 01

※第二季第七集後產物
※我只是想虐攻。(什麼心態#

Chapter01  距離=?

有人說過這麼一句話。
你不說我不問,這就是距離。
就如同我從沒說過我愛你一樣。

×

一切似乎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不,也許是在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時候,早已一發不可收拾。

「各、各位!出大事了!」天方老師匆匆忙忙的跑上階梯,換氣不足而大口地喘著氣,「七瀨君、有人來邀請七瀨君進入專業隊!」

一如往常的社團練習,一如往常聚集在一氣的人們,卻都因這句話而開始各懷心思。

「哇啊,不愧是小遙!」
「太好了呢,遙前輩!」
渚和怜歡呼著,為前輩兼好友的遙衷心地感到高興,而被點名的人卻無視了旁人,逕自跳下泳池。
「遙前輩也真是的…老是面無表情的,讓人不懂他到底在想什麼。」江無奈地望向身旁一直沉默著的真琴,「真琴前輩知道的吧?遙前輩的想法。」
「啊……大概。遙一直這麼隨性而為,對你們真不好意思啊。」搔搔頭,真琴抱歉的笑容像極了一位向老師道歉的母親,惹得江笑了起來。
「哪裡哪裡。說起來,哥哥雖然不說,一定也收到了很多邀請吧。說不定以後還有機會跟遙前輩在同一個專業隊呢!」
「啊……是呢。」愣愣地微笑了下,真琴望著那個在水上仰漂的少年,感覺自己的心臟重重地拍了幾下。

知道嗎?其實他不知道。
一直以來的遙,從來沒有表達自己未來的意願。
Free、水、青花魚,構成了七瀨遙這個人,而未來啊夢想啊,對他來說,好像也不是那麼重要,只是一個在成為“平凡人”前的庸人自擾罷了。

不知道嗎?不,他其實是知道的。
至少如果要他來說,進入專業隊對遙來說是最好的選擇,有他最喜歡的水池,最喜歡的──

「不過,那真的是遙想要的嗎……」
阻止自己想下去,真琴喃喃自語著,像是想要確認什麼般不自覺收緊了拳頭。
「誒?」
「不,沒什麼。」
──最喜歡的對手。

真琴閉上眼,強迫自己讓那個早已刻畫在心中的身影從視野中抹去。

×

從真琴的家到遙的家不過是幾十個階梯的距離,然而真琴望著少年踩著階梯的背影,卻覺得時間像是過了好幾個世紀。
一階、一階、一階。
被晚風吹起的墨藍色髮絲隨著踏階的節奏晃動。
喀答、喀答、喀答。
明明伸出手就能夠碰到那個人,少年卻在觸碰到那抹墨色前收回了手。
橘真琴覺得自己十八歲的人生中從來沒有這麼沮喪過。
「遙……」
「?」
少年回過頭,好看的寶藍色眼眸讓真琴有種望進一片暗色海洋的錯覺,一瞬失神。

而這也是少年一直帶給自己的想法吧。
不管是理解著一切的海洋也好,包容著一切的天空也好,如同七瀨遙這個人,最喜歡的一切,都是因著這個人。

──所以啊,遙……

「那個…專業隊的事,恭喜你了。」
「……我又還沒決定要去。」

想說的話很多,卻終究還是一句都沒能說出口。
沒來由的,就算只有一句話也好,想聽到遙親口說出他不會離開、不會拋下他,自己前進。
他知道自己這麼說會有多麼自私,所以選擇什麼都不說。
在自己陪伴他的十幾年來,一直都是這樣的。

患得患失、只想對著遙付出所有的寵溺。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對遙的想法是什麼,卻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
想要觸碰他、想要親吻他、想要擁有他。

他害怕失去遙,卻只能默默看著遙為著凜的事情煩心。
因為他害怕,害怕說出口後,就再也回不到以前。
真是個膽小鬼啊,自己。

「是嗎,我倒是覺得去了也不錯呢。」
用力擠出一絲笑容說著違心的話語,卻迎來一陣沉默。
是的,他不會欺騙遙,他欺騙的是他自己的心。
「……為什麼這麼說。」
少年的眼瞳,沒有波瀾。
啊啊、是呢。也一直都該是這樣才對。
「因為小遙在水裡是最強的啊。」

他笑了,卻在心裡哭得撕心裂肺。

TBC.

----------------------

最近事情好多先來放個存稿。
其實到目前為止自己寫得不是很滿意QQ
喜歡的話,請不吝嗇你們的讚和回應
你們的回饋是文者寫文的動力哦!
謝謝<3

评论
热度(4)

© 夏之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