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荻

ಠ⌣ಠ
想到就寫一點

[瓶邪] 只是,突然懷念

只是突然會懷念而已。吳邪暗暗想著。
也許自己從來沒進過張起靈的內心,也許自己從來、沒愛上過張起靈。

只是突然有點懷念那個人與外表相反的溫熱唇瓣,只是突然有點懷念那雙清楚倒映出自己身影的墨色眼睛,只是、突然有點懷念回到家時明明在睡著卻在自己走近後攬住自己的冷冽身影。

他認為自己並不想念張起靈。
只是突然有些懷念罷了。

吳邪將自己縮在了沙發一角,感受著身後冰涼的硬皮貼著自己裸露的肌膚,用力地閉上眼,掩蓋著眼角就快要落下的什麼。

「就好像你還在一樣。」吳邪輕道了聲,即便他知道沒有人會應答。
就好像,我還愛你一樣。

评论
热度(6)

© 夏之荻 | Powered by LOFTER